• 沈阳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揭秘:英译本《红楼梦》中林黛玉为何成了荡妇?

    发表时间:2020-03-06 信息来源:www.xfragil-rj.com 浏览次数:1478

     

    在19世纪,虽然四个英文版本相继问世,但如果我们仔细看的话,恐怕会感到有些沮丧。在这里,让我们来看看这些角色的名字是如何翻译的:戴宇的黑玉,在英语中是“荡妇”的意思。

    《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

    在《红楼梦写作谈》中,我想谈谈《见龙卸甲》的问题。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这部电影在整体风格、具体的人物设计甚至中国文化上都与原着有很大的不同。可以说,只有人名或“历史”被保留。其他的都是新编辑的。当我们关注这个问题时,不要忘记这部电影的资本背景。韩国首都占据了这部戏的大部分,并控制着这部电影的风格和趋势。因此,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是赵子龙电影的一个异国版本。今天,我国面临着如何改编和改造民族经典作品的问题。从曹雪芹的《红楼梦》到巴金的《家》,都有这样的争论。在国外,还有一个如何对待中国民族文化经典和如何理解中国民族经典的问题。

    《见龙卸甲》,作为赵子龙电影的异国版本,应该是极端的。除了以《三国演义》为名的中国表演,还有多少中国文化?不。从这一点上,我想到了《红楼梦》的翻译过程。如果我们看看《红楼梦》这个民族文化经典在向世界传播过程中的坎坷经历,我们就会对《见龙卸甲》的“去中国化”有一个客观的理解。

    1。鸳鸯变鹅,林黛玉变荡妇

    红楼梦在1830年有了第一个英文译本。在19世纪,从1830年到1892年,《红楼梦》英语翻译的四个版本被出版。他们是:“约翰戴维斯,1830,中国诗歌,只翻译了第三段。

    罗伯特汤姆,1846年,《红楼梦》,只翻译了第六段。

    E.C .鲍拉,1868-1869,《红楼梦》,翻译了前八遍。

    本克拉夫特乔利,1892-1893,《红楼梦》,翻译了1-56次。

    在19世纪,虽然四个英文版本相继问世,但如果我们仔细看,恐怕会感到有些沮丧。

    在这里,让我们来看看这些人物的名字是如何翻译的:

    戴宇黑玉的黑玉,在英语中被扩展为“荡妇”

    宝钗弥漫的香味充满了香味,三个或更多的名字“忠实的鹅”和“忠实的鹅”

    不仅是不准确的,而且是荒谬的。译者显然是为了渲染这本书的“异国情调”,而没有仔细研究原着,以满足外国读者的好奇心。此外,将黛玉翻译成黑玉,虽然直译是合理的,但却忽略了名字在英语中的引申意义,这将对外国读者理解黛玉这个人物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19世纪,我们的国家遭受了许多灾难,中国文化自然处于边缘。《红楼梦》的翻译和传播只是英语世界的人们学习汉语的一点点语言材料。他们的翻译缺乏严肃的态度,翻译的《红楼梦》更像是一部古老的东方言情小说。

    II。《红楼梦》用了143年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历史进入了20世纪,《红楼梦》先后出现了三个英文版本,其中一个是从德语《红楼梦》翻译过来的。另外两个版本分别由王良何志和王继珍翻译。纽约大学中国古典文学教师王良之于1927年出版了他的译本。哥伦比亚大学中文教授王继珍于1929年出版了他的译本。

    这两个版本有明显的特点,即它们符合美国出版业的要求。在美国读者眼里,他们对中国古典小说的兴趣往往集中在两点:1。通过小说接触异国生活;2.中国古代小说的传奇情节也令美国读者好奇。因此,美国出版商严格要求两位译者根据读者的需要进行翻译。因此,两个版本各有特色,只保留了宝玉与黛玉的爱情故事,删除了与宝黛爱情无关的一切。《红楼梦》的主题也被简化为“浪漫情爱”。两位译者从《红楼梦》中删除了几乎所有关于封建社会生活的描述。我们说《红楼梦》不仅是一部爱情小说,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因此,两位译者,王良何志和王继珍,删节了《红楼梦》的译文。虽然他们扩大了《红楼梦》在英语世界的传播,但他们对《红楼梦》的翻译是“西化”的《红楼梦》,而不是原来的《红楼梦》。直到1973年,第一个全英文译本《红楼梦》才出现。这部《红楼梦》是一部中国全景的《红楼梦》,展现了所有的风采,但是从《红楼梦》开始向西传播至今已经143年了。换句话说,英语读者花了143年才第一次充分领略到《红楼梦》的艺术魅力。

    1973年《红楼梦》的完整版本的出现是中西方历史交流中的一件大事。西方第一次愿意接受《红楼梦》的完整版本。此外,西方译者也开始研究《红楼梦》的版本,选择他们认为最符合原文的版本进行翻译。此外,他们不再擅自删剪原文,而是老老实实地翻译全文,转载原文。其中一名翻译霍克斯说:“这部中国小说给了我快乐,即使我只能让读者理解其中的一小部分,我的生命也没有浪费。”在这一点上,西方终于把它高傲的头降低到《红楼梦》,并最终开始了严谨细致的红学研究。

    3。从我们的角度看国家经典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过去对民族文化经典的传播有一定的偏见,也就是说,我们过于注重翻译版本,我们很自豪地看到这样那样的作品被翻译成多种语言。事实上,《红楼梦》的交流历史表明,语言版本的确很重要,关键在于译者的学术水平和态度。《红楼梦》年初是幸运和不幸的。虽然它开始在西方世界传播,但它并没有遵循其最初的样子。经过100多年的沧桑,《红楼梦》终于赢得了西方世界的尊重和接受,能够根据自己的特点拥抱世界。

    在对外交流的过程中,我们的民族文化经典必须被别人接受。当初,如果王良何志和王绩真的要尊重《红楼梦》的原貌,翻译120次,那么他们的翻译在美国找不到出版商,也就不可能传播。因此,向东方学习,向西方学习,向海外传播我们自己的民族经典,需要一个相对较长的接受过程。为什么《红楼梦》最终能征服西方学术界?这是近代以来红学研究者的巨大努力和心血的结果。普通读者认为红学没用。然而,正是红学对《红楼梦》的推广,最终使世界不仅接受《红楼梦》,而且以和我们一样的理解对待《红楼梦》。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沈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xfragil-rj.com 技术支持:沈阳信息网 | 网站地图